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澳門行~異國3P
澳門行~異國3P

拖著疲憊的身軀及依依不捨的心情,從拱北關的那一端走進了花花世界–澳門。

離搭機返回台北的時間只剩1.5小時,心裡極為矛盾,腦中盤旋著的是這幾天無盡的纏綿與激情,真的不捨,不捨得離開,無奈現實的壓力一定要我返回台北,可是……

搭上了往機場的公車,整個人埋進歡愉的思緒中,公車在澳門市區中慢慢的走著……我決定了,拿起電話打給航空公司改了回程的航班,再多延了兩小時。但我不想再回頭,我知道回頭後我又要多呆一兩天而不是2小時了。

我在葡京下了車,漫無目的的走著、走著……

突然想起前幾天過宿澳門時,曾看到2個異國美女在搭訕客人,當時的我,因前一天酒醉至天明,又趕著公事及搭飛機,有非分之想卻無非分之能力……

好吧,姑且一試吧!

走進了葡京飯店的大堂,急切的尋找那二位佳麗的身影。

在尋找了20分鐘後,看到2位佳麗手挽著手,有說有笑的逸逸而來,此時我心喜若狂,但故作悠閒的慢步前去。

「HI!GIRL,YOUARESOBEAUTY,MAYITALKABOUTYOU?ANDCANYOUSPEEKCHINESE?」我說。

「可以啊,先請我們喝杯咖啡如何?」其中一個咖啡色頭髮及藍色的眼珠的美女用生硬的國語說著(且叫她FISCHER吧)。

「這下子真的茂西,會說國語勒,不然憑我這口爛英文還不曉得怎麼跟她們溝通?」心想。

於是,我在中間挽著她們倆的手在咖啡廳找了位子坐下,我點了三杯曼巴,就開始用國語及我那拼湊而成的破英文跟她們對話。

「我叫STEVEN。」我說(這是我英文名字)。

「我叫FISCHER。」咖啡色頭髮的女子。

「我叫LISA。」另一個金髮女子。

中間當然有些言不及意的對話……

當咖啡喝至一半時,我心想時間不多,直接一點好了,但心裡不知要選金髮女子還是咖啡色頭髮的女子,兩個人長相身材不分 轅,實在難以取捨。

「HOWMUCHDOYOUWANT?2HOUR。」我說。

「1000HK$。」FISCHER說。

「WHAT?這麼貴!800HK$如何?」我這麼說。

「M……OK!BUTWHODOUWANT?」FISCHER說。

我再次仔細看了一下,還是難以取捨。突然想到︰何不兩個一起來?沒跟異國女子做過愛,乾脆就CRAZY一下,來個一件雙雕。嘿嘿嘿……

「M……TOGETHER1500HK$如何?」我沉默了一會說。

她們嗤嗤的大笑起來說︰「REALY……AREUSURE?THAT’SOK!」

我不說二話,付了帳,便挽了她們倆的手直奔假日酒店。一路心想︰「哼!笑……等等讓你們知道中國人的偉大。」

一會兒,在假日酒店開了房,要了間有大型按摩浴缸的。我心想,反正都找了,就豁出去玩個爽!嘿嘿嘿……

呵呵……先讓小弟喘口氣,再繼續接下去。

忘了介紹這兩位女子的長相身材︰

『FISCHER』長相︰像個洋娃娃,大大的眼珠、長長的睫毛,葡國人。身材︰163.34D.24.32,21歲。

『LISA』長相︰皮膚稍為粗糙,典型外國美人,金髮,英國人。身材︰166.36C.26.34,23歲。

附註︰金髮是洩的,因為底下毛是咖啡色的。

進了房間,此時天色已昏暗,但夕陽的餘燼從窗口灑入,眺望著無端的海,粼粼金波映著蒼穹……嗯,真美!

當我沉浸在大自然之美時,忽感覺到兩團火頂住我的背部,一句「可以開始了嗎?」徐徐的鑽近我的耳際,感到通體的趐麻……

我回頭一看,FISCHER和LISA已卸下了裝備,只穿著三點式的衣服,頂著我的就是FISCHER。我拉著FISCHER的手圜著我的胸,我輕輕的擺動著,閉著眼睛享受著那兩團火的磨蹭。

忽然感覺到下體一陣冷颼,但瞬即被一個軟軟濕潤的唇包圍住。

「M……M……VERYGOOD……GOODBABY……」我說。

我在LISA的包圍下,小雨塵逐漸的甦醒,昂首闊步起來。腰部隨著LISA的轉動,不禁的伴著節奏輕輕的挺動。

FISCHER不知不覺中也卸除了我的裝備,雙手在我的胸膛上輕撫著,我半仰著頭,拉著FISCHER熱吻了起來……

隨著熱吻及下半身的溫柔,三人的呼吸逐漸狂亂起來,一同倒在軟軟的大床上,呈現了3角型的特殊現象。

LISA仍在不停的幫我吞吐中,好似在吃巧克力棒一般,不停的舔、輕輕的咬……又不捨得一下子把他吃完。時而輕搔我的大腿內側、腹部時而將我的子孫袋含進口中,用舌頭不停的撥弄著;時而將舌尖伸進我的菊花蕾中不停的攪動,令我一次又一次的顫慄、一次一次的顫抖,忍不住的抓著LISA的頭,將自己的全部埋進她的喉嚨裡。

我心裡也讚歎著,也唯有外國女子才能將我的全根含入。

在享受之餘,亦不讓FISCHER置身事外,將舌頭與她的舌頭攪拌一起,不停的吸吮雙方吐出的蜜汁。雙手亦不閒著,不停的揉弄FISCHER那34D的雙乳,手指頭輕快的挑弄她的乳頭。

她不住的輕吟,臉色漸泛紅潮,我慢慢的將攻擊目標移至她那美妙且神秘的方寸之地,輕柔的撫摸著,不斷對著珍珠吐著熱氣,就如夏日的晚風,徐徐的吹著……

第一次看見異國女子的私秘,令我感到好奇且興奮,尤其斗大的珍珠,完全硬挺起來更為少見,忍不住的俯下身去親了一口、又親了一口,最後全部含住,用我那靈活的蜥蜴舌,不停的舔舐著……

此時的溪水已暴漲,閘門已禁不住溪水的衝擊而潰堤,潺潺的流水不斷的流出。我想用手指頭去堵住她,在裡面不停的翻轉、尋找……卻已堵不住潰堤的山洪,只好用嘴去承接,一口又一口的吃著、吮著……

FISCHER已禁不住體內魔鬼的侵襲,狂忽吶喊起來,從她的眼神中看到撒旦已征服了她。FISCHER不願讓LISA置身事外,也將她的頭埋入LISA的下體,狂亂的舔著、撕咬著……

LISA被這突如其來的愛撫搞得興奮不已,無奈口中仍含著巨物,只能做無聲的吶喊︰「嗚……嗚……嗚……M……嗚……M………」

床單已 亂成一片,也濕了一大攤,已分不清是汗水還是蜜汁。不知是冷氣不夠強,或者是體內的溫度不斷的上升,空氣中充滿著淫穢的氣味。

此時的我再也忍不住,推開了LISA,將FISCHER的雙腿扛在肩上,舉起了胯下巨物一沒而入,大力的坦伐著……

此時的FISCHER亦不遑多讓的用力的配合著,FISCHER雖已是汪洋一片,但蜜洞內仍屬窄緊,將小雨塵緊密的包圍著,不留一絲空隙。只見洞口的兩扇門隨著小雨塵的進出,不停的翻進翻出……不時的遺漏出白色的溪水。

經過了3分鐘的長驅直入,FISCHER亦逐漸進入高潮,雙手不停的揉弄自己的雙乳,口中狂喊著︰「OH……BABY……YES……FUCK……FUCK……ME!OH……OH……」

隨著FISCHER的吶喊聲,我逐漸的加快了速度,施展出短打棍法,以100/MIN的速度,快速的向前鑽去,探索著無底的深淵,試圖尋找那情慾的盡頭。

此時的FISCHER已進入失神的階段,雙手緊抓著被單,我眼前的FISCHER臉色已漲紅,只見一對巨乳隨著劇烈的進出而不停的晃動著……

此時見機不可失,有機會可報澳門被葡國人佔領這麼多年之仇,隨即用上了我慣用的絕學°°降龍18轉。

(降龍18轉的姿勢在此作一解說,以免各位看官看不懂︰

1.先將胯下巨物插入女方下體;2.將女方雙腿放下合併伸直;3.男方將雙腿跨坐女方腰間;4.上半身下伏緊抱女方亦可如觀音坐蓮之姿勢;5.將胯下巨物緊插入女方下體,使雙方恥毛緊密的密合;6.快速的轉動著腰部,時而正轉、時而逆轉、時而抽插;7.因恥毛緊貼著女方的珍珠,快速的旋轉可使女方產生強烈的刺激,因此亦獲得高潮;8.此招男方最為省力,又可以每一寸肌膚緊密貼合在一起,可共同達到至高的樂趣;9.此招是有一廣告口訣,年30以上的大大應都還記得︰「都都……磨來磨去……都都……磨來磨去……磨來磨去香豆奶。」)

轉回正題︰

FISCHER在我降龍18轉的絕學下力撐了3分鐘,終於達到了高潮,一瀉如注。小腹及雙腿不停的輕顫著,緊緊著摟著我,不肯讓我多動一下。

此時忽覺背後有兩顆火球貼了上來,緊貼著我的背部,輕輕的晃動著,不時的對著我耳鬢廝磨吹氣。

此時的我頓時成了夾心餅乾,真是通體舒暢!

如此姿勢約休息了3分鐘,我元氣稍復,就又開始對著LISA不安分起來。一起身,從FISCHER蜜洞裡拔出槍桿,只見白色的溪水在無遮攔狀況揮灑而下……真是一幕奇景!

我拉起了LISA靠在化妝台上,從她背後準備施展出老漢推車。LISA亦很配合的彎下腰,雙手扶著化妝台,臀部輕輕的晃動著。只見LISA的洞口盈滿了水珠,想必我剛剛奮戰時她已忍不住在自我排解了吧!

LISA用媚惑的眼神不停的挑逗著我,不時的將自己的手指放進嘴裡吸吮著。此時的我再也受不了,一蹲身、一挺腰,就將小雨塵沒入他的體內,用最原始的動作前仰後伏……LISA也不甘示弱的向後挺動。

或許是她剛已觀戰許久,非常渴望進入,我的進入正好滿足了她的空虛,她強烈的迎合著,口中不停的狂喊……

我扭頭看著鏡中的她,披頭散髮,不停的擺動……擺動……一波又一波的攻擊試圖將我吞沒。我眼中的她,就如同丹尼斯所說的乳波臀浪……喔,真是棒!

我經過數十分鐘的大戰,此時再也經不住她如此暈眩媚惑的攻擊,低吼了一聲,將子孫袋裡的千萬軍馬派出去填滿了LISA那空虛的蜜壺裡。緊緊的、緊緊的抱著LISA,享受著一陣又一陣的悸動……

我緊抱著LISA走向窗口,此時的天色已黑,再也看不到海洋,只看到燈火通明的葡京,雖熱鬧,卻有一股不真實的感覺。

我摟著LISA,雙手在她胸前輕輕的搖動著,下體還是不安分的磨蹭著她的臀部。一個美麗動人的軀體在我的懷中,小雨塵又開始逐漸的不安分起來。

「你是哪裡人?」LISA問。

「我是台灣人。」我說。

「很少見台灣人長得如此斯文,弟弟又是這麼大的。」LISA說。

「那是你少見多怪吧!你是因為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嘛。」我笑笑的說。

兩人相互注視了一下,大笑了起來。

此時從浴室傳來放水聲,原來是FISCHER已恢復了元氣,跑去放水了。

我用生硬的英文夾雜著中文與LISA及FISCHER交談著,三人有說有笑,不過那不是重點,在此不多言。

許久,水已放滿,我左擁右抱的與她兩人進了浴室。此浴室中的浴缸就如御用寢宮的按摩浴缸一樣大、一樣舒適,看來又可大戰一場了。

在浴池外,三人全身塗滿了肥皂,FISCHER和LISA一前一後夾著我,不時的用雙乳及大腿前後的蠕動,洗淨我身上剛大戰完後遺留的汗水。

FISCHER不時的用她那34D的豪乳夾著小雨塵套動,頭兒跳皮的在她口中進出……我此時才真實的第一次享受到乳交的快感。

或許是柔細的泡沫及豪乳的摩擦讓小雨塵更加劍拔弩張,心跳不斷的加快。LISA在我背後俏皮的玩弄我的小屁屁,時而又像玩彈珠般的玩弄我的子孫袋。一雙36C的椒乳忽上忽下的廝磨我的背後,令我全身起了雞皮疙瘩,真是人間一大享受!

許久,終於完成了這永遠洗不淨的泰國式3人浴,我在水池中灑下了玫瑰花瓣,將牛乳倒進了急速旋轉的漩渦。浴室中充滿了蒸氣,及玫瑰、牛乳的香味,以及最令人亢奮的女人香。

三人同時坐進了按摩浴缸,享受片刻的水療。

突然感到下體一陣的溫熱,原來是FISCHER藏入水中,利用水力在幫小雨塵服務。小雨塵感到忽緊忽鬆、忽緊忽鬆……就如真空擠壓器一般的感覺,不覺口中發出了低吟。心想,今天花這個錢是值得的,生平以來,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的感覺。

我亦不讓LISA在一旁閒置,側手摟著她,伸出了火龍舌不斷的與她熱吻,她也熱切的回應著。右手藏進了水底,向她最深處進攻,利用著漩渦的助力,拇指按住了珍珠、食指伸進了方寸之地,快速的轉動與進出。

隨著一根手指、二根、三根……LISA已瘋狂起來,大聲的呻吟。

哇,真是淫穢!

或許是蒸氣悶熱,此時三人情慾高漲,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一把抓起了LISA,使勁的往小雨塵坐了下去。LISA就像如魚得水般瘋狂的扭動了起來,順著浴缸的水流,不停的轉動……

此時的我,感到水流陪同著小雨塵一進一出,注入LISA的最深處,我也首次感覺到活塞運動的真正物理原理。

為了報答FISCHER在水中辛苦的替我服務,令其雙腿跨在我肩上,我埋首於她的下身,使出了獨龍鑽,快速的鑽動著……FISCHER受不了我的攻擊,緊夾住我的頭,令我差點窒息。

隨著LISA的扭動,越來越強、越來越快……遊戲似乎達到了最高潮。

我一把將FISCHER抱起,朝睡房走去,邊走邊做、邊走邊晃動,FISCHER大聲的呻吟著。

走進了房間,把FISCHER放在長沙發上,雙腿扛在肩上,奮力的衝殺。我已不去想用任何技巧,只想解放出每一滴的精力。

我快速且重力的馳聘……忽然感覺到達了終點,一塊軟肉包圍著小雨塵,心底一陣爽快,關卡一鬆,千億的蝌蚪瘋擁而出……一股如電擊般的感覺,從腳底麻上頭頂、又轉入地下。

終於完成了3P大業,此時3人一同軟倒在床,靜靜著望著天花板。魂神已隨兵馬俑飛去,一片空白……

過了許久才回過了神,3人再次的進入浴室清洗。

此時的我再無任何慾念,遊戲在玩笑聊天中結束。

我亦背起了我的行囊,踏上了返鄉的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