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異國文學  »  越戰女諜
越戰女諜

越戰女諜(一)

夜已深了,西貢市郊的一座不起眼的灰色樓房仍然閃著幾點燈光,從裡面隱約傳出一陣陣慘叫聲,在寂靜的夜裡聽起來格外淒慘。

這座建築就是西貢偽警備司令部諜報大隊所在地,聲音是從它的地牢裡傳出的,在地牢盡頭的一個房間裡,燈火通明,透過鐵門的柵欄向裡望去,看得出這是一間刑訊室,牆上地上擺放著各式各樣血跡斑斑的刑具,在房間的中央有一個巨大的十字架,上面綁著一個年輕的女人,有二十三、四歲的樣子,她的衣服早已被剝光了,赤身裸體,長長的烏黑的頭髮披散著,與雪白的身體形成鮮明的對比。

在她的頭上方,一支強光燈正好照在她美麗的臉龐上,她臉上呈現出痛苦的神情,豆大的汗珠從她的臉頰滾落,嘴裡輕輕的呻吟著,她正在忍受著心理和肉體上的雙重折磨。她的雙臂被伸開用鐵鏈固定在十字架的橫樑上,她的雪白修長的雙腿努力地抬起著,膝蓋幾乎要靠到胸前,高舉著兩隻腳掌,而且十個肥鼓鼓的腳趾努力叉開向上翹起,這個姿勢讓她下身那片女性最隱秘的部位完全暴露出來。

她的陰毛又黑又長,覆蓋著她白嫩肥厚微微張開的陰戶,並且一直延伸到肛門周圍。仔細看去,原來她的十個嬌嫩的腳趾頭分別被細細的尼龍線綁住,線的另一頭分別繫在她兩隻奶頭和腋下的黑毛上,如果腿腳一放鬆,就會扯痛她的奶頭和腋毛,所以只能這樣努力舉起雙腿和雙腳,展示著她誘人的陰戶和肛門。

她就是越共在西貢的地下組織的情報員阮文晶,公開的身份是西貢日報的記者。阮文晶受組織派遣,秘密潛入敵占區,利用記者的身份和美麗的容貌與敵人周旋,搜集了大量的美偽軍的情報。前幾天,為了配合游擊隊反掃蕩,她化妝偵察敵情,提供了重要的情報,但是在送情報回來後當天夜裡,就被叛徒出賣,不幸被捕。

那天夜裡,奔波了一天的阮文晶回到住所累的倒頭便睡,因為天氣悶熱,她脫光了全身的衣服,幾天來偵察敵情的勞累使她睡得很沉,但叛徒帶領敵人悄悄的摸上樓梯來的時候,她也沒有覺察到,直到敵人破門而入時,她才從睡夢中驚醒,她翻身而起,沒有來得及穿上衣服和鞋子,敵人就撲了上來。

阮文晶畢竟是個受過特種訓練的女特工,她敏捷的跳到地上,與敵人搏鬥起來,把敵人打得東倒西歪,但她畢竟赤身裸體,腿腳不能充份施展,赤裸柔軟的腳掌踢到敵人身上沒有殺傷力;相反,匪徒們看到她赤身裸體,一抬腳踢腿,就露出胯下陰戶和肛門,兩隻高聳的奶子和肥碩的大屁股隨著身體跳躍而顫動,反而獸性大發,把她像獵物一樣圍在中間。

不一會,阮文晶高聳的乳房上中了一拳,劇痛使她一分神,一個匪徒趁機從背後把手伸進她的大屁股,緊緊揪住了她濃密的陰毛和肥厚的陰戶,阮文晶的身子一軟,被撲倒在地……

在十字架對面的沙發上坐著一個三十多歲穿軍服的男人,他就是諜報大隊的隊長吳漢文。這個傢伙在南越諜報機關也是赫赫有名,屢屢破獲越共地下組織,阮文晶就是他親自指揮抓獲的。他連夜親自審訊這個女情報員,想從她口中的到一些越共地下組織的情報,沒想到這個漂亮的女越共情報員寧死不屈,剛才用電椅好一頓折騰,把她電得屁股冒煙也沒有一句口供。

他深知女人比男人更難對付,這些女越共分子,光從肉體上折磨是征服不了的,他曾經把六個被捕獲的女越共用盡各種酷刑,最後一個一個的剮肉挖心,也沒有得到一句口供,這個阮文晶也一樣,必須在肉體折磨的同時,在心理上也壓垮她。

吳漢文站起身,走到十字架前,阮文晶抬起的雙腳和裸露著的陰戶和肛門正衝著吳漢文的臉,阮文晶羞憤的試圖夾緊雙腿,併攏叉開的腳趾,但這樣一來,又扯痛了她敏感的奶頭和腋毛,痛得她一陣抽搐,嘴裡發出呻吟,只好又分開雙腿,翹起腳趾頭。

吳漢文淫笑著,把鼻子湊到阮文晶翹起的腳趾縫裡聞了聞,摸弄了一會她的腳掌,然後又用手扒開阮文晶的兩片肥厚的大陰唇,扣摸她的陰道、捏弄她的陰蒂,又摳弄了一會肛門,還仔細的聞聞阮文晶陰戶的氣味,才淫笑著說︰「阮小姐,最近是不是情報工作太忙,沒顧得上洗你的騷屁股和臭腳丫子?」

阮文晶羞憤的把臉擰向一邊。這幾天,她每天都要化妝偵察、送情報,確實好長時間沒有清理下身和洗腳了,再加上天氣炎熱,生殖器和肛門周圍的分泌物增多,她的腳本來就是汗腳,一天不洗,就臭烘烘的,現在她的肉體說又騷又臭一點都不過份,沒想到這反而又刺激了匪徒們的獸慾。

吳漢文話題一轉,一邊用手輕輕地撥弄著阮文晶的陰毛,邊故作惋惜的說︰「阮小姐,你這麼年輕漂亮,何苦為他們賣命呢?他們也不會來救你。你在這裡光著身子,天天都要受盡各種各樣的折磨,最後慘死在這裡,多不值得啊!」

阮文晶柳眉倒豎,杏眼園睜,怒斥道︰「你們這群吃人的野獸,快殺了我,我不會告訴你們任何東西!」

吳漢文「哈哈」的獰笑起來︰「阮小姐說得好,我們就是吃人的野獸,像阮小姐這樣的美人的肉,肯定是上等的美味,我肯定要嘗一嘗。不過別急,要讓你嘗盡了各種痛苦之後再說。來人,讓阮小姐嘗一個肉菜!」

兩個匪徒圍了上來,手裡各拿著幾根燒紅的鐵條,然後把鐵條分別伸進了阮文晶十個肥嫩的腳趾縫裡,隨著一股白煙冒起,阮文晶發出一聲慘叫,她的腳趾猛然併攏,兩腿不由自主的伸開,接著發出更淒厲的一聲慘叫,她的奶頭和腋毛被扯了下來,阮文晶頭一歪,昏死過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