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學園文學  »  白素情色系列 第一辑 第二章 超淫念力篇
白素情色系列 第一辑 第二章 超淫念力篇

第一辑
第二章
超淫念力篇
 
 
上回白素为助卫斯理调查一间神秘研究所实验的罪证,在丛林中遭受不明枯藤植物侵袭,使她受伤昏迷了,在途中两个护理人员禁不住白素的美色,白素在毫不知情无防卫下更被这两个保安护理人员蹂躏,现正被送往附近的研究所观察………。
 
 

 
 
琪曼医生,一个一头红鬈发的女人,白晰的皮肤,戴着一副眼镜,穿着紧身迷你裙,一双黑色高跟鞋,带着一点澳籍腔调,上身挂着一副最少有DD罩杯的乳房。她与一个助手(也有着一副天赋的骄人身材,和穿着短短的护士裙)把白素小心地抬到隔离室的一张床上。
 
 
「她会受到良好的看护的,卫斯理先生请放心。」琪曼医生说道︰「她需要一番休息,我们有着在这一带最好的医疗设备,若你把她留在我们这里,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她何时苏醒过来。」
 
 
卫斯理爱妻心切,当然不会答应琪曼医生的提议离开研究所,廿四小时陪伴在白素身旁,卫斯理知道他已冒了罪名侵入政府的研究所,而且也没找到任何外星生物,直至白素一清醒过来,便不再逗留立即送白素离开研究所回家休养。
 
 
「医生,就这样轻易地样他们离开?」助手问。
 
 
「白素已见过我们组织的最新研究成果外星魔藤植物,我保证她一定会回来,精彩的一出好戏,好快就会上演……。」琪曼医生阴笑着,拿出了一支特别的诊察用具把玩,冷眼看着卫斯理护着白素两人步出研究所。
 
 
 
 
瞬间便过了一星期,在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厅里,飘扬着贝多芬的《钢琴演奏曲》,只见一个身高五呎十吋半、拥有38DD-23-35惹火三围的女人神态撩人地仰躺在沙发上正在闭目思考着一件十分困扰的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大屋里的女主人白素。
 
 
「唉,只有我一人接触过魔藤植物,到底应该如何才能找到这间研究所的罪证?」
 
 
老蔡回乡放一个月假期,卫斯理和白素趁这机会享受二人世界,卫斯理刚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一些日用品,这时只得白素一人在屋内休闲地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嗯,有两个人来了,是谁?」
 
 
一向机警过人、身手敏捷的白素,已察觉到有两个人来到自己家门口,果然门声立刻就响起,白素觉到此两人并没有散发出任何杀气,便按下遥控,开门让两人进来。门一开之后,白素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推着另一个坐在轮椅上、满脸病容的男子进来,白素自问并无见过这两人,不由自主集中注意力,防止突发事变的发生。
 
 
「你好,我叫雷夫,这是我的名片,我隶属于政府的保安局,轮椅上是我的儿子杰仔,他是魔藤的目击者。我们这次来是因为我们发现有人企图培植魔藤专门暗杀或奸淫控制女性政要,然后挑起国家之间的战争。」
 
 
「你有证据吗?主谋是谁?还有你儿子杰仔他……」
 
 
「我们也还不清楚主谋是谁,不过这是我们保安局收集来的资料,你请过目。至于我儿子患了怪病,唉!说来话长……我听闻卫斯理和夫人见识广博,期望你们幇幇我儿子。」
 
 
白素偷偷看一下杰仔的状况,发现此人竟然完全是一个植物人的状态,而雷夫给自己的资料很镸尽似乎是真的,如此一来事态严重,一定要赶快通知卫斯理才行。
 
 
「我知道了,我会立刻通知卫斯理。至于你儿子,你先留下他,我先生卫斯理就快回来,也许卫斯理可以帮上一些忙。」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拜访白老爷子,向他老人家请教。」雷夫一听不断地向白素道谢,然后留下杰仔离去。
 
 
白素仔细地将报告看过一遍,觉得有些倦意,便将报告丢到一旁,继续和杰仔等卫斯理回来。
 
 
「嗯,今天真幸运……现在终于找到第二个目击者了…呵呵……」
 
 
白素想着想着,俏脸却突然红了起来,原来她想到卫斯理不止武艺高强,床上功夫也不错,除了两人的第一次有点痛之外,每一次都让白素高潮不断。白素不由自主闭上眼甜蜜地回想着卫斯理所带给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美妙经验。想着想着,右手也慢慢往双腿之间探去,但白素很快就缩回了她的手,因为理性告知白素此刻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等等,杰仔还在这里,不对,他是植物人,我做任何事他都不会知道的。喔,卫斯理等你回来我一定要你好好补偿我!」
 
 
白素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杰仔,只见他两眼无神地看着自己,让人为之同情。而就在此刻,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感觉浮上白素的心头,她竟然觉得杰仔无神的眼神却让自己的身体有着一种奇妙的反应。由于没有预算会有客人到访和己入夜,白素在家中只穿上一套薄纱睡衣,在那睡衣之下是白素那光滑的肌肤,饱满而挺耸的双峰,以及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而那一双让任何男性在跟自己做爱时都爱不释手的修长双腿,白素意外地发现在杰仔面前这轻微的暴露出来,竟然会令自己有一种刺激的快感。
 
 
「因为他是植物人,所以我才会在卫斯理以外的男人面前穿得这么少,但是为何我会想要穿得再更少一点呢?难道是因为平常的我太保守,压抑过度导致的反应?」白素探性地将睡衣慢慢拉高,那美丽的大腿肌肤一点一点地暴露在杰仔的眼前,这种似乎没被看见但事实上却被看见的鸵鸟心态刺激了白素,她索性一咬牙,将那件薄纱睡衣整个脱去,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蕾丝内裤。
 
 
植物人的杰仔实在可怜,眼前如此美丽的景像看在眼里却不能进到脑里。白素全身雪白无瑕的肌肤在白色内裤之比较下更显娇嫩,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绝对会令所有正常男人血脉贲张,尤其是白素不但脱去衣物,还将双腿慢慢大开,然后双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来回爱抚着。
 
 
「唔……好….舒服…刺激……这种又丢脸……又兴奋的感觉……唔……还好他…是植物人……不然……唔……喔……」白素的双手不断刺激着自己的乳房和乳头,而在陌生男人面前自慰这念头更是让白素小穴发痒、淫水开始直流。
 
 
「喔…内裤…都湿透了……嗯……嗯……好舒服……脱掉好了,反正看不见…嗯…」被欲火掩盖了理智的白素越来越大胆,让那湿透的内裤自行脱下,右手中指立刻熟练地按压在阴蒂上不停震动。
 
 
「唔……好刺激……喔……身体……好敏感……啊……好棒……唔……再玩疯一点…。」然后白素慢慢靠近杰仔,最后杰仔的脸距离白素胯下那不断进出阴道的手只剩不到一公分,漂亮而神秘的阴户便完全暴露在杰仔眼前。
 
 
「喔……好棒……喔……被人家这么近看……好丢脸……可是……又好……舒服……啊……天啊……」白素竟然在毫无预警的状况下冲上高潮,双腿反射性地夹紧,正好将杰仔的头夹在大腿中间,而白素那喷出的大量淫水也有不少沾在杰仔的脸上。高潮过后的白素看着杰仔他脸上自已喷出的淫水,白素的心里觉得又刺激又丢脸,如果让人家知道一个堂堂的白大小姐竟做出这种事,一定会被笑死,但不知怎解释,丢脸这两个字却令刚高潮一次的白素身体更加饥渴。
 
 
「嗯……今天怎么……这么饥渴?….喔……我需要男人……卫斯理……喔…」聪颖美艳的白素不知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刚在一个植物人面前自慰,现在心里竟然又想男人!
 
 
「嗯……那…厚实的胸肌……嗯……不知其他男人……那里……是不是也一样粗犷……」白素一边自慰一边幻想着男人鸡巴的尺寸,美艳的白素除了卫斯理以外,的确很少看过别的男人的鸡巴,所以当白素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杰仔之后,她竟然生出一个令自己都吓了一跳的念头——她想看眼前这男人的鸡巴!此念头一出,白素已开始脱下杰仔的外裤了。白素慢慢地跪到杰仔双腿之间深吸了一口气,伸出颤抖的双手,执着杰仔的内裤慢慢往下拉,白素此刻终于清楚看见其他男人的鸡巴,一条颇粗大但软绵绵的鸡巴。
 
 
「啊……软的……好可惜……唔……我在想啥啊……他是植物人…会硬才有鬼……」白素不好意思伸手去碰,试图让软掉的鸡巴抬头,可惜杰仔的只是一条摇摇晃晃般的软蛇。杰仔的鸡巴自然不会洗得多干净,那浓烈的腥臭味不停冲入白素的鼻子里,让白素浮现出一个超疯狂的念头。
 
 
「好刺激的味道,好想……舔舔看……」白素彷佛中了邪一般,竟真的伸出手握住那根软软的鸡巴,轻启朱唇,将那龟头含入嘴里,舌尖一挑,就开始吸吮了起来。
 
 
「我真是疯了……竟然……吸吮陌生人的……鸡巴……唔……我到底……怎么了……」嘴里的鸡巴当然不可能越吸越粗,因为杰仔是植物人,但白素的阴道却随着她越来越放浪的身心而越来越酸、越来越麻,看白素那不断摆动的腰肢,不难感觉到此刻的白素已经是浪到乱七八糟了。
 
 
「嗯……吸不硬……嗯……快硬啊……硬了就可以……嗯……不行……唉唷…不管……快硬啊……」白素越吸越激动,左手更是伸往双腿之间不断用手指去肏着自己的淫穴,但这些举动却只是如同隔靴搔痒,越插越痒、越插越痒……突然间,白素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全身僵硬,「啊……天啊!怎么办?喔……不…是……是……是卫斯理!」白素之所以停下动作,是因为她突然感觉到有人开门,从镜面倒影看见,白素惊讶地发现此人竟是卫斯理!
 
 
白素完全吓傻了,此刻自己含着一根植物人的鸡巴,全身赤裸,而左手还插在自己阴道里,双腿内侧更是流满着淫水,这画面被谁看到都不行,更何况是自己心爱的丈夫!
 
 
「天啊……如果是梦,就让我醒过来吧!嗯……不可能……这……不行……嗯…怎么办?怎么办……」当白素感到欲哭无泪之时,她又感觉到另一件更加出乎意外的事。此刻白素是背对着门跪在地上,而她感到身后的卫斯理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之后,竟然没有作声,并立刻把大门锁上,他也开始脱去衣服,而且慢慢走向前来,跪在自己背后。白素吓得吐出鸡巴,要出声阻止,但是,似乎已太迟了。
 
 
白素感觉到胸前传来一阵美好的感觉,有一双强而有力的手紧紧覆盖着自己丰满的美乳,正有节奏地爱抚着,而更糟的是白素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口此刻有一个熟悉的压迫感,是的,卫斯理此刻正试着要把鸡巴肏进白素的阴道里!
 
 
「喔…卫……嗯……不行……有客人在….求求你……不能进来……嗯……嗯……」白素鼓起最后一丝理智开口阻止,但是她可以清楚地听见自己阴道深处那强烈渴望鸡巴的吶喊声,而当一阵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由阴道里传来之后,一切已成定局。
 
 
「啊……进来了……喔……好涨啊……喔……唔……还有……唔……喔……好充实啊……」白素感觉到自己阴道里那令人陶醉的充实感,不禁喘气呻吟,闭上眼睛去感受这阴道里的不速之客。
 
 
「嗯……够粗……也……够长……但是…………嗯……我怎么在想这些啊……」白素实在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客人前,蜜穴里塞着丈夫的鸡巴,不但不挣扎,还去比较大小,真是淫得可以。
 
 
那鸡巴塞入白素蜜穴里之后并不抽动,双手爱抚的力道也逐渐减弱,这情形使白素的身体敏感到一种激烈的地步,但白素还是不敢开口求卫斯理肏自己,只是不停地轻声呻吟,十分难过。
 
 
「哈哈,白素小姐真是淫荡啊!我才一走,你就吃起我儿子的鸡巴了,还脱光光自慰!屁股翘得老高等人干吗?那我来帮你吧!嗯?如何?」
 
 
此人竟然不是卫斯理,而是刚刚先行离开的雷夫!原来这一切都是陷阱。杰仔是植物人,但也是变种人,天生拥有超强的念力,白素会有如此脱轨的演出,全是因为杰仔带给自己的幻觉,而错把雷夫当作卫斯理自然也是杰仔搞的鬼。雷夫正是他所说的幕后主谋所派来的,控制白素只是他们组织计划的第一步。
 
 
「不……嗯……嗯……我没有……喔……喔……不是……嗯…我不要……嗯…嗯……嗯……」白素拼命想拒绝雷夫,但是身体的反应却是现实的,在被杰仔搞鬼弄得欲火焚身之后,虽然此刻蜜穴里的鸡巴并没有丈夫的粗,却也是人中之龙,经过狠狠的几下抽弄之后,白素已渐渐开始无力阻止接下来的事了。
 
 
雷夫是情场老手,做爱技巧也受过特别的专业训练,现在再加上杰仔超强的淫念力进迫,两父子前后夹击下,白素根本不是对手,只见她媚眼如丝,性感诱人的双唇半张着,唿吸急促地娇喘起来,没两下就被肏得狂水直喷,甚至快要达到高潮。但雷夫却硬是停止抽插,右手用力捏着白素的玉峰蓓蕾,左手却扣着阴蒂技巧地慢慢按压,在那不急不徐地掐捻搓揉玩弄下,让白素体内的欲火完全燃烧到顶点,白素虽然极力的抑制、抵抗,还是起不了什么作用。
 
 
「嗯……雷先生……你怎么停下了?嗯……累了吗?喔……你再动……一下下…好吗?我快了……再一下下……嗯……」
 
 
雷夫听完忍不住放声大笑,胯下的美女不愧是城中最高贵、最有气质的美女——白素,此刻就连求欢也是如此斯文,于是雷夫的鸡巴不进反退,然后用湿热的龟头去压迫着白素那肿胀的阴蒂,双手又回到乳房上爱抚着。
 
 
「唉唷!怎么……这样……雷先生……你……我……嗯……舒服…唔……难受……嗯……好酸啊……」
好文章